金陵左德序,伤寒杂病论

2019-11-03 作者:健康生活   |   浏览(114)

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三月桂林左盛德序

直到几天之后,偶然上的一次微博,看到你的主页对我的言论,我就知道我真是想多了。也许你对我的爱,其实也不过如此了。

对一个不喜欢自己的女孩无数次的告诉她,说喜欢她,在别人眼里就像是个傻瓜,而自己却还不知道,还觉得如果是爱就应该说出来,可是忽略了一个重要的前提,如果是爱。

今罗生哲初为吾邑知名人士,从习针灸历有年所,颇能好余之所好,余亦以所得者尽授之,余不负吾师,罗生亦必不负余,故特序其原起,罗生其志之,罗生其勉之。

生活不起的时候我想到很多人。心中最不愿找的就是爸妈。

何如不想见,便无别秋心。

吾师虽承家学,不以医名,亦不轻出此书以三示人,余得之受业者,殆有天焉。余宿好方术,得针灸之学于永川邓师宪章公,后随侍先严游宦岭南,与吾师同寅,朝夕相过从,见余手执宋本伤寒论,笑问曰:“亦嗜此乎?”时余年仅弱冠,答曰:“非敢云嗜,尚未得其要领,正寻绎耳。”师曰:“子既好学,复知针灸,可以读伤寒论矣,吾有世传抄本伤寒杂病论十六卷,向不示人,得人不传,恐成坠绪。”遂历言此书颠末,及吾师家世滔滔不倦。先严促余曰:“速下拜。”于是即席拜之,得师事焉。

面完要等体检通知,我因此不再出去走,每日和你呆在你的出租房里,企盼你能早日找到适合你的工作。对于你的很多优点,比如圆滑会说话,心思细腻我都十分羡慕,可是怎么说,我一方面欣赏你,另一方面又觉得没有太多聊的来的话,如果这就是不爱的表现,那么我认了。

有时候总该明白一些道理,知道不是自己的留不住,是自己的不会走,不要去奢求,也不要菲薄自己,不要过于自信,也不要自卑,不要对别人太好,不要对别人不好。我记得别人说过,该走的就让它走吧,放在心里很累,握在手里狼狈,唯有放下,才是对自己的解脱。不是自己的,再珍惜,在最后就越发心痛,望着心爱的远离自己,心很累,要怪只是怪这无心的世界。

余闻吾师张绍祖先生之言曰:“吾家伤寒一书,相传共有一十三稿,每成一稿,传抄殆遍城邑,兹所存者为第十二稿,余者或为族人所秘,或付劫灰,不外是矣;叔和所得相传为第七次稿,与吾所脏者较,其间阙如固多,编次亦不相类,或为叔和所篡乱,或疑为宋人所增删,聚讼纷如,各执其说;然考晋时尚无刊本,犹是传抄,唐末宋初始易传抄为刊刻,遂称易简,以此言之,则坊间所刊者,不但非汉时之原稿,恐亦非叔和之原稿也。”余聆训之下,始亦疑之,及读至伤寒例一卷,见其于可汗不可汗,可吐不可吐,可下不可下法,尽载其中,于六经已具之条为并不重引,法律谨严,始知坊间所刻之辨可汗不可汗,可吐不可吐,可下不可下,以及发汗 吐下后各卷,盖后人以读书之法,错杂其间,而未计及编书之法固不如是也,不然孔氏之徒,问仁者众,问政者繁,何不各类其类,而惮烦若此耶!吾师讳学正,自言为仲氏四十六世孙,自晋以后迁徙不一,其高祖复初公,自岭南复迁原籍,寄居光州,遂聚族焉。

可是,你如果爱我,为什么又会在微博上中伤我。你删好友的那一刻,我虽心如死灰,但也感叹无力挽回,也不想挽回了。我没有恶意,而你却是真的生气了。我被你删掉所有的联系方式,心中是抑郁和不悦,不愿再恬着脸与你吵下去,心里只是希望,没有我,你可以遇到更多更好的人。

流年过往,已是往事,经年不遇,佳人不期。

有人说,两个人相互的交换如果不对等,就会导致关系的破灭。我大概是从你那里接收的太多,而反馈的太少。让你心中不舒服。或是从来不曾给过你想要的。

我们都在过着生活,我们都在向前走去,曾经的过往,有些都已经忘记。在成熟的年代里回忆着青涩的往事,而当初,却是在懵懂的时候仰望成熟。你曾幻想,幻想未来会怎样。你会失望吗?你会失去吗?你会不知所措吗?时间会在相应的时间里教会你相应的道理,当初你没有明白的,现在看来只是笑话。那段时间里,你觉得此生无所奢求,有追逐的爱情,有嬉闹的朋友,有打不散的兄弟,有烦人却离不开的老师,你笑,笑的开怀。而时间总是在走,不知不觉,你所谓的爱情已经经不起时间和空间的双重考验,你的朋友也各自远走他乡,兄弟也经常不在身边,连烦人得老师都已经记不清样子了,所以,你丢了。就像是正在思考的时候,突然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你丢了,你把一些你曾经最珍贵的最爱惜的回忆丢了,你发觉得时候,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有时候,我很想要告诉你,其实不是你自己丢的,是别人帮你丢的,它在认为你已经不需要的情况下就擅自做主把它丢到了落寞的角落深处,你当然找不到,是时间,而你是知情的。当初时间丢掉的时候曾最后询问过你,是否真的丢弃,你回答了“是”,或许你记不清了时间什么时候问过你,或许是“你还记得我们班上那个***的水杯吗?”;或许是“你还爱她吗?”,然后,你就回答了“不是了”,所以,回忆就不见了。其实你并不需要沮丧,在未来的某个时间里,你可能也在伤感当初也就是现在的某些事情,时间在走,历史相似,没有必要假装伤感,就算是真的伤感。现在发生的一切,在以后也只是回忆,或者连回忆都没有,你记不清过去,如何记得清现在,过去就是现在,现在就是未来,而你,却始终是你,不曾变吗?不曾不变吗?你是否还是怀着同样的心情过着这剩余的生活呢?

每次看到买耳钉的地方,写着锦鲤大王避小人的祥瑞话,都想下个单送给你。又想想自己连多的衣服都买不起,于是只能等以后。

不要轻易对一个女孩说爱她,如果是这样,那这份爱在她眼里就会很廉价。

刚要毕业那段时间,学校不给住,我联系了你那边,你说好,后来学校这边人走茶凉荒冷冷的,虽然申请了留校一段时间,还是畏惧宿管阿姨来轰我的门,于是在那个风雨交加的夜里,拖着全部的行李去了你那里。

时间过得很快,人的细胞组织每七年就会更新一次,七年之后就完全不再是现在的我了,那时候就请不要告诉她说我爱她。

退一步来说,真的如你所说,那友情确实没有持续下去的必要了,不管它名义上已经发生过多少年。

经年不相遇,佳人不相期;向来薄情郎,何敢共相欺。

就这样吧,因为这件事我一遍又一遍的怀疑自己,甚至问了我母上我到底是不是做错。她对我说以后有事要先想到父母,再是朋友,不要亏欠他人。

在那个青葱岁月的时代,还只是略显单纯的孩子,虽然懂得一点点,但说出来心里总有邪恶感。就是在那样的一个年代,一个人遇见了另一个人,不能说是命中注定,这只是像在下围棋,只是很偶然的把两颗不相通的子放在了一起,一个是黑子,一个是白子。黑子不知道白子不是黑子,白子也不知道黑子不是白子。平面上两条线的关系只有两种,要么不想见,要么不相离。悲剧的由来只在于错误的开始,所以黑子和白子就悲剧了。白子只是黑子在棋盘上数条平行线中离他最近的一条,但这却并不能是他爱她的理由,距离产生不了爱情,它只是爱情的终结者。偶然的在一个路口望了对方一眼,便许诺今生断不去的牵挂,太草率,这就是悲剧。很遗憾,悲剧有错误的开始,但是却没有结束,悲剧之所以为悲剧,就在于此。你打碎了一个花瓶,你父母很生气,所以你悲剧了,但是无论你做什么,花瓶始终是碎了,不可能再是原来的花瓶了,这就是结束。在不相宜的年代里出演浪漫唯美的爱情剧都是悲剧,这么说可能有两点过,一点是你确定出演的是“浪漫唯美的”?另一点就是不是所有的都是悲剧,或许你的就不是。我一贯是先看结局,再听故事,不至于失落。但是自己的故事谁能告诉你结局呢?你是你生活的导演,你请进你生活的演员能给你上演一出什么样的剧目你自己都不知道,你如何知道结局呢?当初你还傻呵呵的请来他们说是要拍一部喜剧片,他们不认账,还你一部悲剧,所以你就悲剧了。“我们是生活的主宰”这句话说得不是很准确,我们能主宰什么呢?自己的人生?自己的未来?自己的家、房子、还是相亲的对象?其实一个人什么都主宰不了,他只是生活这张大网中平凡的一个点,牵制不了大网的运行,还要被大网牵制。一个颓废的迷茫无依的人如何给你未来?所以有些人给不了你以后的安定依靠,比如说黑子。如果当初能够清楚地认识到这些,就多好。在以后看来,一个美丽的故事不一定要有美满的结局,它只是一些细节,一些琐碎的东西,最容易打动人心,这才是一个故事的美丽之处。故事可能是个悲剧,但也有些值得珍惜的回忆,你的微笑,你嘟起嘴生气的样子,便是回忆。

这一呆呆了很多天,等待体检两天,体检一天,体检公示三天,算起来大概就有十天左右。我惊觉正在人生的风口浪尖,四面八方的水柱冲向我,一面是成功,一面是失败,我在这中间拉扯,一点点微末的方向变化都足以挑动我敏感的神经。而这段时间的你,想必也是。早上经常不吃,中午外卖或者下面,晚上一起四个人吃饭,你的辛劳我都看在眼里。

其实,放下一直很难,对有些人来讲。

租的房没有空调,热了很多天终于决定买个二手风扇。后来又买了电饭煲和碗筷想省钱。买了电吹风,电热水壶。凡是能在二手市场买到的东西,我都没有买过新的,还是花了很多钱。但吃的和喝的,总是得买的。

我曾望你,你像一位不谙人辰世俗,只执一抹雨雾清尘的精灵。黑色的秀发,在头后扎起,充满青春的生机与活力;清澈如水的双眼,似乎看透这世间烟火红尘;干净清晰的面容,不经常笑,但笑起来便倾倒了一座城池。那时候,我并没有爱你,或者说,没有注意到要去爱你。

想到你在家找工作也找了这么久,身上肯定也很困窘。走之前说可能还麻烦你,你说室友都有点意见。于是没有跟你说。

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我们都长大了,大到可以去思考以前的小孩子。你或许都已经忘了某个人是谁,你或许不知道,在某个人的心里,你曾是一个世界。

八月多,贫穷的揭不开锅的日子。加班加到了十二点的日子。没曾想,我在这段低谷里和严重的适应期里会失去谁。

过完生日便回湘西。到湘西后出租车司机带我绕了好大一圈,硬是晚了很久才到。随后天天工作和与湘西的朋友们饭后散步,我无法解释,为什么离开你之后一声不吭这样一个事实。我的微博只有你们几个亲密的朋友,我以为你们一定能够看到。而我平时没有事情,也很少用QQ微信聊天。

我以为,你之于我,也是这样。

我比你们多上了几年学,你们在职场风生水起的时候,我还在过着爸妈每月给一点点生活费还要嫌弃我花的多的日子,我想,我真的没什么能给你们的。只能等一等,所以我做了那么多许诺,却迟迟没有兑现。所以你会觉得我是说的话骗十几岁的人吧。

我又问了另外一个已经工作多年的朋友,我说,我什么都没能给你,为什么你总是对我这么好呢。她说,每个人要的都不一样的吧,我觉得你对我来说,更多的是勇气和鼓舞。

身上大概一千六,租房押一付三八百一月,因为没钱,和别的陌生女孩合租了一间房睡,一人一半正好手上钱全部拿来交房租。房东阿姨也怜惜我,原本的一千押金,降为八百。免我多打一张借两百的欠条。

如果真的不爱的话,也不会烦你扰你需要你帮忙。

31号晚到了长沙,设计院接我住酒店,拖着全部的行李自己一个人拖了两天,到看出来老板也不能总安排我住酒店的情况下,于十万火急之中随便租了一个房子。我想,先住下来吧,住下来再说。

人生节奏太快,就有很多小事都过得潦草,比如我六月底的生日。我说约你吃饭,到头来也只买了啤酒喝了一通,毕业了口袋空空,实在难以预料不久之后有哪些开销,于是这顿饭也潦草的变成,以后再请你这样的许诺。现在想想,我仿佛做了太多太多许诺了。多到无法让人再相信我。

七月多班上一起去湘江边放孔明灯写心愿的时候,我还祝愿你平安顺利。阿润问,图图是谁啊。我说,是一个朋友。那时我满心欢喜,对我们的友谊充满了自信。

如果说我们友情的断裂,是如你所说我无所谓这段友谊,我是不认同的。最多是,我爱你没有你爱我那么多。

新工作开始后,迷了很多次的路。每日在熟悉新的情况里无暇抽身。另因它名不正言不顺的隐蔽性,我不愿主动和人说起。就连我的恩师,都是主动打电话过来,才知道我已经回来长沙了。

这段你想必看不到的话,也许也不该被别人看到,不过也不会有什么人看的吧。愿你一切都好。

呆到七月底,突然收到一个电话,叫我提前去单位实习,我心中一边担心是诈骗,一边又不相信这是假的,恰逢有学姐也在这个地方,问了问才知是真。

我原以为在这段算是我有生以来最难熬的时间里,总是熬一熬就能过去,在稳定之后什么都尘埃落定了,才好想想以后的事。却没想到在这段时间会失去谁。

我于是照做了。也许是这份工作我投入太多期望,也许是学姐说书记在会上提到我的名字叫我过去,总之我兴奋不已并立即向老板辞行了。老板很怜惜我,给我发了一千二所有的工资,让我有点钱租房。顺便把我送到车站送我离开,那是七月三十一号,我想,我应该能赶上一号上班吧。

另一方面,我爸凑巧又打了电话给我,我问了问该不该去,他说你那边又不能住,除非自己租房子,问清待遇,看那边能不能住宿。

你是同别人合租的,我知晓你收留我的不容易,在很热很热的时候也挨着只说我不怕热。在洗了冷水澡请你帮我开厨房热水器你气鼓鼓的打王者没理我的时候也只听天由命拿冷水洗了三四次澡。28号左右到你那里,报到证档案没调好和贾同学商量干脆晚两天过去,7月2号向总亲自过来将我和贾同学接走。7月14号面试,要在13号之前将所有的手续办理完毕,我死皮赖脸的又开始去你那里蹭住,心中却老是怕打扰你的生活,于是那面试前的两天,天天跑省图书馆和市图书馆,饭也在外面吃,每天回去就是八九点,你肯定以为我是在外面浪。面试那天穿着高跟鞋到中午才面试完,心中郁闷惶恐一个人在外面瞎逛,直到脚被磨破路都走不稳才回来,这些都是你不知道的后话。

找到国宝找到猫猫,甚至大学室友寝室小群哭诉了一番。凑到的钱我想,大概能挨到发工资吧。

本文由永利皇宫463发布于健康生活,转载请注明出处:金陵左德序,伤寒杂病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