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父痈疽论,刘涓子鬼遗方

2019-11-15 作者:健康生活   |   浏览(53)

昔刘涓子,晋末于丹阳野外照射,忽见一物,高中二年级丈许,射而中之,如雷电,声若风先生雨。其夜不敢前追,诘旦,率门生子弟数人,寻踪至山脚,见一小儿提罐,问何往?为自己主被刘涓子所射,取水洗疮。而问小儿曰:主人是何许人?云:黄父鬼。仍将小儿相随,还来至门,闻捣药之声。比及遥见三个人,一位开书,一位捣药,壹位卧尔。乃齐唱叫突,多个人并走,遗生龙活虎卷《痈疽方》并药风姿洒脱臼。时从宋武北征,有被疮者,以药涂之即愈。论者云:品格华贵的人所作,天必助之,以此天授武王也。于是用方为治,千无一失。姊适余从叔祖涓子寄姊书,具叙此事,并方生龙活虎卷。方是丹阳白薄纸本泻,今手迹尚存。从家世能为治方,我而不传。其孙道庆与余乡里,情款特别,临终见语:家有神方,外孙子天真,苟非其人,道不虚行。寻卷诊候,兼辨药性,欲以相传嘱。余既好方术,受而不辞。自得此方,现今五载,所治皆愈,可谓世上神验。刘氏昔寄龚方,故草泻多无次第。今辄定其左右,蔟类相从,为此黄金年代部,流布乡曲,有志之士,幸以自身防范。

行疽发如肿,或后合照从,往来不可,要其所在,刺之即愈。

《刘涓子鬼遗方》目录

《刘涓子鬼遗方》目录

 

凡发背,外皮薄为痈,皮坚为疽。如此者,多现先兆,宜急治之。皮坚甚大,多致祸矣。

齐永元元年国王戊寅三月十九日龚庆宣撰。

黄父曰:夫言痈疽,何以别之?岐伯答曰:荣卫稽留于经脉中间,久则血涩不行。血涩不行则卫气从之不通,壅遏不得行,火不仅,热胜,热胜则肉腐为脓。然无法陷肤于骨,髓不为焦枯,五脏不为伤。故曰痈。

发筋肉,深肿,下而坚,其色或青或黄、白、黑,或复微热而赤,宜急治之。成消中伴发附骨者,或未觉北京蓝已殃者,痈疽之吗也。

道庆曰:王祖母刘氏有此鬼方一部,道庆祖考相承,谨按处治,百下百全。舅祖涓子兄弟自泻,泻称云无纸,而用丹阳录。永和十二年,资财不薄,岂复无纸,是以此别之耳(案:永和只十一年,且去宋武甚远,疑元嘉之讹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

禽疽发如轸者数十处,其四日肿合,牵核痛,其状若挛,16日可刺。其肉发,身振寒,齿如噤,欲痓,如是者14日死。

夫痈坏后有恶肉者,当以排骨汤洗其秽,次敷饮肉膏散,恶肉尽,乃敷生肌膏、散,乃摩四边,令善肉快速生成。当须绝房室、慎风冷,勿自劳动,须筋脉复常,乃可自劳耳。不尔,新肉易伤,则重发,便益溃烂,慎之慎之。

丁疽发两肩,比起有所逐,恶血结流内外,荣卫不通,发为丁疽。二二十五日,身肿痛甚、口噤如痓状,十11日可刺。不治,二十30日死。

发皮肉,浅肿,高而赤即消,不治亦愈。

|<< << < 1;) 2 3 > >> >>|

夫痈疽者,初发始微,多不为急,此实奇患,惟宜速治之,急治不苦速,成病难救,以此致祸,能不痛哉!具述所怀,以悟后贤。谨按:黄父痈疽论所著缓急之处,生死之期如上,别痈之形色、难易之治如下。僧纳私撰是用,非是先贤,恐后名贵,故记之名字,令惑之耳。

勇疽发行股票,起太阴,若伏鼠,18日不泻死。其十八日可刺。勇疽发脓朱红者死,白者能够选用治。人年十生机勃勃、十三、七十、八十生龙活虎、四十八、四十八、三十六、二十八、三十七、二十生龙活虎。百神皆在尻尾,不可以知道血,见血者死。

首疽发背,发热八十七日 (一方云:八31日) 。大热汗头引身尽。如嗽,身热同同如沸者,皮颇肿,浅刺之。不刺,十二十日死。

龙疽发背,起胃俞若肾俞,二十日不泻死,十二日可刺。不刺,其上赤下黑,若青脓黑死,发血脓者,不死。

阴疽发髀,若阴股始发,腰强,内不可能自止,数饮无法多,七日坚痛。不治,一虚岁死。

蜂疽发背,起心腧,若连肩骨,二十日不治,死。二十六日可刺。其色赤黑,脓见青者死,不可治。人年大器晚成十三、八十九、八十二、七十八、八十四、八十六者,百神在肩,不可以见到血,见血者死。

黄父曰:何为疽?岐伯曰:热气浮盛,当其筋骨良肉无余,故曰疽。疽上皮肉以坚,上如牛领之皮。痈者,薄以泽,此其候也。

刺疽发,起肺腧,不泻,十七日死。其17日可刺。发而赤,其上肉如椒子者死,不可治。人年十一、四十一、四十四、四十三、七十三、三十、三十五、二十后生可畏、六十五,百神在背,不可以预知血,见血者死。

荣疽发胁,起若两肘头,十八日,不泻死。17日可刺。脓多赤白而可治也。人年三虚岁、十二、七十八、四十三、四十二、八十一、四十七、五十、六十七。百神在胁,不可以见到血,见血即死。

(疒旁)疽发足趺若足下,三十十八日不泻死。其十八二日可刺。(疒旁)疽者,白脓不太多,其疮上痒,赤黑者死,不可治。人年十七、八十八、四十四、四十生机勃勃、七十五、七十一,百神在足,不可知血,见血者死。

黄父曰:及如所说,未知痈疽之性名,发起处所,诊候形状,治与不治,死活之期。愿风度翩翩后生可畏闻之。岐伯曰:《痈疽图》曰: 赤疽发额,不泻,十余日死。其三二十20日可刺也。其脓赤多血死,未有脓可治。人年三十四、四十风流倜傥、二十、二十七者,百神在额,不可以见到血,见血者死。

抒疽发顶若两耳下,不泻,二十14日死。其五日可刺。其色黑见脓而痈者,死不可治。人年十五、三十九、三十八、八十二、八十生机勃勃、八十三、六十风姿洒脱、六十八、七十四。百神在耳下,不可以知道血,见血者死。

摽叔疽发背,热同同,耳疖,后六二日肿如聚水,其状若如此者可刺之。但出水后及有血出,即除愈也,人年三十八、八十七、三十九、八十豆蔻梢头、五十二者,百神在背,不可以预知血,见血者死。

脉疽发颈项,如痛身随而热,不欲动悄悄,或无法食,此有所大畏,恐骇而不精,上气嗽,其发引耳,无法肿,15日可刺,不刺,二二十一日死。

本文由永利皇宫463发布于健康生活,转载请注明出处:黄父痈疽论,刘涓子鬼遗方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