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宿舍排挤了,你排挤过别人吗

2019-10-20 作者:健康资讯   |   浏览(67)

我被宿舍排挤了 2 月,2 周 分类: 我来这个宿舍其实是大二的时候挤进去的,我大一住在别的系。虽然会有矛盾也曾经遭受过排挤,但是后来大家磨合的差不多了,所以,后来过得也挺开心的,谁知道,大二学校突然大调整,让我搬到我们班女生的宿舍,其实我心里是排斥的,我想她们也是吧。大一我就跟我们班女生不熟,只有两个女生熟一点,但是没有住在一起。但这两个女生中,有一个女生特别的自以为是,不是太会做人,她自己本身人缘差到没朋友,因为我不跟我们宿舍一起集体活动,总跟她们一起吃饭上下课,也因为我跟宿舍人处的不熟,她就总说我不会做人,被一个自己都不会做人的人说了,我觉得这是一件特别可笑的事情,因为我跟我原来的朋友处的都挺好的,包括是个陌生人,我都很聊的来。我也能发展成为关系好一些的朋友,但对于我的舍友,我是无言以对的,我说话做事总是带着点小心翼翼,也不知道跟他们说什么,我每次,想主动跟他们说话,说了没有一个人理我,这让我很尴尬,,我又有点双重人格吧,我有时候比较外向,有时候我又很腼腆,在意的会很多,最近做梦老梦到宿舍的人,感觉挺可怕的。我最近有在想学期快结束了,要不要宿舍聚个餐,之前我也有提议,她们也同意了,然后,拉着她们原来宿舍的人出去吃饭了,也没叫我,感觉莫名的尴尬,我想生气,可又不知道该气些什么,对谁生气,所以我很犹豫要不要再叫她们一起聚个餐,如果聚餐了,我要不要说点什么,就是那种每个人都对自己这一年总结,唉,其实很奇怪,唉,要不还是算了,真的有人理我嘛还是个问题的 我该怎么做? 处在一种这样的感觉,下面详述 所有回答 :我来回答 刘艳丽 2016-12-30 09:34 听到你的述说,感受到很多委屈,自己做了应该做的,由于曲折的过程和阴差阳错,让自己承担了许多莫名的偏见和冷漠。自己之前不是人际不好的人,似乎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别人给自己施加了很多以往未有过的标签和待遇,这让自己感觉很不舒服。或许每个人都带着有色眼镜在看待周围的事物,这跟每个人的经验有关,他们没错,我们也没有,但似乎总有人在为这些无心之失买单。希望每个人都能被自身和他人善待! 0条讨论 有用 0 刘艳丽 2016-12-30 09:27 听到你的述说,感受到很多 0条讨论 有用 0

在我小学的时候,班里有一个同学,叫张仁睿,是个傻子。

  唐玄宗李隆基想封赏朔方节度使牛仙客。宰相张九龄以为不妥,对李林甫说:封赏得给予那些对国家有大功之人才是啊,牛仙客只不过让边庭暂时无患而已,此乃其本分。李林甫表示赞同,答应次日上朝合力阻止。谁知,朝堂上,张九龄据理力争时,李林甫一言不发。退朝后,李林甫暗暗指示牛仙客在明日朝堂上该如此这般。

张仁睿的妈妈是我们学校里一位语文老师,教书认真负责,有着一种知性美,常年戴着一副金框眼镜,金黄色头发卷卷的,好看极了。

  翌日,当着李隆基和众议事大臣的面,牛仙客声泪俱下,很是委屈,准备辞职。李隆基好生劝留,张九龄却说:别假惺惺了,辞就辞呗,离开了你,地球会转得更好。弄得李隆基很没面子,索性欲提牛仙客为相。张九龄固谏如初,还说牛乃一介武夫,为相有负众望。我看未必,牛仙客有宰相之才,皇上是慧眼识珠啊。李林甫的说法,得到不少大臣的附和。张九龄不顾礼仪,拂袖而去。

上天无论是对于她,还是张仁睿,都是不公的,听大人讲,张仁睿两三岁的年纪,就得了重病,高烧烧坏了他的脑子,长期使用激素治疗让他也变成了一个胖子。

  再想想那事,李隆基内心越发疏远张九龄,接近李林甫了。

与其说他是个傻子,不如说是智力低下,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弱智。

  一个月前,巡游洛阳,唐玄宗李隆基心情大好,心情大好的李隆基就想即刻回长安。宰相张九龄却说不可,如今正是三秋农忙时节,皇上若此时返驾,势必影响沿途的农事,冬天再返长安不迟。李隆基心里不悦,却也只好作罢。李林甫假装脚痛,故意落在众臣后边,见四周无人,便对李隆基说:张大人真是为臣不臣。皇上回不回长安,竟不能自己做主了。是可忍孰不可忍!退一万步说,假使真会妨碍农事,皇上下旨免除所经之地的租赋不就得了。李林甫甚得朕心,很能办事哪!李隆基闻言,龙颜大悦,即驾而西。

大家都是从学生时代过来的,应该知道这意味什么,班上的同学不但没有同情之心,反而每天以欺负张仁睿为乐。

  李林甫家中有一专用厅堂,状如弯月,故名月堂。每有要紧事,李林甫必入月堂,苦思冥想。若出月堂后,眉头舒展,必心有主意了。

包括我。

永利皇宫463 1

我小时候体弱多病,每天鼻涕兮兮,自然就属于被排挤,被欺辱,被孤立的一类人(当然我的性格也不会任由他人欺负,这个是后话了,有机会和你们说),按理来说我和张仁睿应该是同病相怜。

  时中书侍郎严挺之与张九龄交好。严之前妻已改嫁蔚州刺史王元琰,元琰因贪赃枉法,犯事坐牢。经不住前妻的苦劝,又念夫妻旧情,严挺之极力设法营救,自然没少往张府跑。李林甫早派人严密监视,时机成熟后,就密奏李隆基。皇上一生气,严挺之就被贬为地方刺史了。先前,张九龄极力为严挺之辩解,李隆基不为所动,道:卿不知,虽离之,亦却有私。张九龄不便再言,只好转托另一宰相裴耀卿代救严挺之。李林甫大喜过望,趁机进言,说张裴乃朋党,势力极大。李隆基遂罢了二人的宰相之职。李林甫于是极力推荐牛仙客,李隆基允。牛宰相自然成了李林甫的死党,为李愿肝脑涂地。

恰恰相反,反而只有在欺负他的时候,我才能感觉到自己和其他人没有区别。

  过了一段时间,李隆基忽然想起了严挺之,不知他现在境遇如何。李林甫自告奋勇,即刻派人前往调查。

他们,不对,我们把张仁睿的文具袋像接力一般的抛来抛去,看着他肥胖而笨拙的身影追来逐去,我们哈哈大笑,开心极了,就像溜猴子一般,乏味的课间最有趣的几件事之一。

  你哥本是京官,因受奸人陷害,沦落地方久矣,余心不忍啊。想必你哥也很想回京城吧?李林甫对严挺之的弟弟说,满脸惋惜、同情状,还不时地擦拭眼角。

现在每回想起张仁睿因委屈焦急而紧皱的眉头,通红的双眼只盯着那只被抛来抛去的文具袋,无助的在课桌之间来回穿梭的身影,我都觉得自己是个人渣,满怀愧疚。

  我哥无时不想回京侍奉大人和皇上啊。只是不知如何能回?

张仁睿其实并不惹人厌,上课虽然不听课,但从来不说话,也不会有人和他说话,下课也不会打扰别人,在课桌上趴累了,就会去窗边,去阳台上看看风景。

永利皇宫463,  我自有办法。李林甫胸有成竹。

惹人厌的是我们,他不理我们,那我们就故意故意的惹他生气,当时觉得有趣极了。

  严挺之的弟弟大为感动,跪谢于地:相爷的大恩大德,严家没齿不忘!

走过去拍一下他的头。

  按照李林甫的意思,严挺之当日就给李隆基写了一封信,交由李林甫送达。信中严挺之诈称自己病重,望皇上能开恩,许其来京治病。

骂他是个傻子。

  皇上求贤若渴,苍天可见!可惜严挺之已身患重病,还是传染病。严挺之没这个造化了,可惜啊可惜。李林甫嗟叹不已。

嘲笑他还有喜欢的女生,对了,他喜欢一个女生,每次一提他都会生气,是他的逆鳞。

  李隆基叹了口气,沉默了一会儿,又问:那卢绚呢?

每当他愤怒极了,他就会掏出圆规或剪刀,高高举起。

  皇上问的可是兵部侍郎卢绚?

“谁再过来我就杀死谁!”他咬牙切齿。

  正是。朕觉得此人不错,乃可造之才。

现在的我怀疑当时他有机会,真的会毫不犹豫的捅下去。

  皇上只说对了一半。

我们笑得更肆无忌惮了,两个男生冲上去从背后锁住他的四肢,夺下他的“武器”,在班里极有“威望”的一个男生大步走上前去,戏谑着捏住他的下巴:“来呀,捅我呀,你不是要杀我吗,你个傻子。”

  此话怎讲?李隆基问。

张仁睿忽地像被抽干了力气,浑身瘫软下去,就坐在那里,大声痛苦。

  可能以前是,现在不是了。李林甫答道。此人犯事了,臣几日前刚查到的。

“有什么了不起的,还哭,玩不起就别玩。”几个男生觉得无趣,骂骂咧咧的走开了。

  啊?他犯了何事?现在何处?李隆基有些迫切。

张仁睿的妈妈闻讯赶来,母子二人抱头痛苦:“我们惹不起你们还躲不起吗,走,我们走。”

永利皇宫463 2

他们相搀扶着走远。

  已被贬为华州刺史。犯事之事,臣觉得皇上不必知晓为好,知晓了只会伤皇上的心哪。

可能是良心发现吧,或者是对同是被欺负和孤立的人产生了触动,说真的看到这一幕我难受极了。

  李隆基又叹了口气,从此再未提起严卢二人。

以前我也是被一个男生抱住手脚,被另外一个男生打的人,也被班主任叫到过办公室:“宋宝成你太恶心了,每天流鼻涕,没人想和你坐,你坐最后去吧。”

  几天前,李隆基在勤政楼眺望,见一人骑马经过,器宇轩昂,不同凡响。李隆基越看越喜欢。陪同的李林甫看得真切,表面装得同皇上一样的欢喜,内心却甚是忧虑。

那种被全世界孤立的感觉,挺难受的。

  此人正是兵部侍郎卢绚。

我决定不再和他们欺负他,但心里仍对他有反感,我要怎么说呢,那时的我,就觉得和傻子在一起玩是一种耻辱。

后来张仁睿转班了,不过转到哪里都无济于事,依然有人每天欺负他。

他可能智商相对于正常人要低一些,但真不是个傻子,他仍懂得好坏,懂得善恶,也有喜欢的女孩,也有憎恨的人。

我觉得他挺不记仇的,或者说我欺负他欺负得比较轻,他对我仇恨值不高,每次向他借文具,他都会笑呵呵的借给我,有时候带了糖还会分我一块,我吃得心安理得。

有几次书包忘在教室,返回的时候,大家都走了个干净,只看到张仁睿一个人在那里,默默的拿着抹布擦着每张桌子。

我问道:“你怎么不走啊。”

他只是低着头,没有看我:“我等妈妈。”

我没有问他为什么给大家擦桌子,或者我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我也从来没给其他人说过这件事,说了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对他从厌恶渐渐变成了同情,但从来没有表现出来过,因为在那个环境,你和傻子一伍,也会被欺负得很惨。

张仁睿的头发特别软,摸上去舒服极了,我摸了告诉大家,大家都争先恐后的过来,特别是女生:“张仁睿,我也能摸摸吗?”

他好像很开心,嘴咧的很大,并不恼怒,好像自己终于融入了集体:“可以啊,可以!”

他的眼睛也特别好看,特别亮,像闪着的星星。

有时候我常常想,如果他没生那场大病,以他父母的长相,应该也会是一个风流倜傥的小哥哥。

六年未见,也不知道你过的怎么样。

希望有机会,能亲口给你道个歉,说声对不起,恳求你的原谅。

我为我曾经的作为感到羞耻愧疚和悔恨,我真挺渣一个人。

雪崩时,每片雪花都有责任。

我下了很大的勇气才写下这篇文章并发出来,考虑再三也决定用真名。

对了,张仁睿这个名字其实我从来没喊过,他还有一个名字,他妈妈在他生病后起的。

叫开心。

张开心。

本文由永利皇宫463发布于健康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我被宿舍排挤了,你排挤过别人吗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