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利坚合众国琢磨人士开掘睡觉开灯影响心脏康

2019-09-18 作者:医疗帮助   |   浏览(154)

从2014年10月至2016年1月,经历六至九周放射治疗的前列腺癌患者被分为两组,一组练习瑜伽,而另一组不练习。

一、配体介导的ARR调控机制

这表明,改变夜晚光线的颜色,从广谱白色变为红色或关掉灯光,有利于心脏病的预后。该研究成果已发表在《实验神经病学》上,由于目前的研究结果来源于动物,如未来研究能够证明这一结论同样适用于临床人群,将有助于住院心脏停搏患者的康复。

该研究发现非瑜伽组患者不仅没有报告疲劳减轻,反而报告随着治疗进展而增加疲劳。

中科院微生物所谭华荣研究员实验室和杨克迁研究员实验室以调控抗生素合成的两类ARR作为模式,发现这两类ARR都可以通过结合配体的方式精细调控抗生素的生物合成。他们的研究成果揭示:这种配体介导的调控方式很可能作为磷酸化的替代机制在ARR中广泛存在。相关的研究论文直接投送(Direct submission)到美国科学院院报, 几周前已被该杂志接受, 并得到评审专家的高度评价。“The results are a significant step forward in our understanding of the control mechanism of this group of regulators. The technical quality of the data and the significance of the findings makes this study certainly interesting for the readers of PNAS.” “Overall, this is a scientifically beautiful, experimentally convincing story with general implications for a whole group of so far only badly investigated unusual response regulators.” 谭华荣研究员和杨克迁研究员认为: 配体介导的ARR调控机制的发现不仅回答了一个这类调控蛋白近十五年悬而未决的问题,而且对理性提高商业抗生素产量具有重要的理论指导意义。

研究团队用动物模型重建了心脏停搏,让三组参试对象分别在昏暗的红光、昏暗的白光和黑暗中度过夜晚。7个晚上后,研究人员评估其健康状况。

佩雷尔曼医学院放射肿瘤学副教授Neha Vapiwala博士在新闻稿中说:“在患者开始治疗之前,两组患者都接近下限,意味着他们报告的疲劳程度较低。但是随着治疗的进行,我们观察到两组有所不同。”

AdpA蛋白是链霉素的重要调控蛋白,属于AraC/XylS家族的一个分支。近十多年的研究表明:该蛋白除了负调控自身外,均以激活的方式调控靶基因的转录,而这种激活的方式或通过调控蛋白直接结合于启动子上游区域,从而招募RNA聚合酶启动下游基因的转录来实现,或通过调控蛋白与非启动子区域的结合最终完成对靶基因的调控来完成。而近期谭华荣研究员课题组的研究结果表明:AdpA对靶基因的调控是通过直接作用于五个不同的位点而发挥功能的,其中两个相差甚远的位点行使激活的功能,另外三个相偶联的位点则具有阻遏的作用,也就是说AdpA可以同时以正调和负调这两种完全不同的模式来行使对同一个基因的调控,这种新颖的调控模式在之前的报道中未见涉及;另外,该课题组的研究还阐明了AdpA在体内依次对这五个位点行使特定的功能,精确控制着靶基因的转录及转录的量。上述结果所形成的研究论文近日已被微生物学领域的顶级刊物——Molecular Microbiology接受。该项工作得到了审稿专家的一致好评,指出:“This paper is of some significance, and could trigger re-analysis of those many pathway-specific regulator gene sets. It is also of interest that the way in which AdpA interacts with the sanG DNA is so complex, and that the binding sites are spread over more than 1 kb of DNA.”。 AdpA这种全新且复杂的调控模式为我们从分子水平深入理解抗生素生物合成的调控机制打开了一个新的窗口,同时也为提高抗生素的产量提供了重要的理论依据。

日前,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资助的一项研究中,美国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和西弗吉尼亚大学医学院等机构的神经科学家发现,夜间的白光(通常用来照亮病房的光线)与炎症、脑细胞死亡和心脏病病人的高死亡率之间存在关联。

研究人员还研究了瑜伽对性健康的影响,特别是勃起功能障碍,在放射治疗期间会高达85%的患者会受到影响。瑜伽组在勃起功能障碍方面保持基线,但非瑜伽组在治疗期间下降到基线以下。

核心提示:近日,记者从中科院微生物所获析,该所谭华荣研究员实验室发现了两个重要调控蛋白的作用机制,研究论文已分别被《PNAS》和微生物近日,记者从中科院微生物所获析,该所谭华荣研究员实验室发现了两个重要调控蛋白的作用机制,研究论文已分别被《PNAS》和微生物学领域的顶级刊物《Molecular Microbiology》接收。

结果显示,夜间暴露在白光下会导致多种不良结局:夜间接触白光的一组参试对象死亡率升高,接触红光组和在黑暗中度过组的死亡率无差别。研究人员认为,夜间暴露在白光下会影响海马体(大脑中对记忆形成起到关键作用的部位),并造成更剧烈的炎症反应。

“患者报告的疲劳程度有望在放射治疗过程的第四周或第五周增加,但瑜伽组没有发生这种情况,”他补充说,“疲劳的严重程度以及患者的正常生活能力似乎在瑜伽组中受到积极的影响。“

二、AdpA蛋白的调控机制

第二阶段试验旨在衡量瑜伽锻炼对前列腺癌放疗引起的疲劳、勃起功能障碍、尿失禁和整体生活质量方面的潜在治疗效果。

双组分信号系统的应答调控子(response regulator, RR)是一类重要且保守的调控蛋白,其分布横贯生命三域。经过二十多年的研究,其调控机制已被揭示。多方面的研究证实,大多数RR是通过磷酸化来调控DNA结合活性的。RR 的N端REC结构域上五个关键保守的氨基酸是其接受磷酸集团的结构基础。

瑜伽组患者每周参加两次瑜伽课,为期半年。

然而与经典RR不同,有一类特殊的RR并不包含这些保守的氨基酸残基,所以被称为非典型应答调控子 (atypical response regulator, ARR)。与典型RR一样,ARR广泛分布在三域生物中,并在毒力,抗生素合成和生长发育中执行重要的调控功能。在对ARR的研究中,人们逐渐认识到ARR存在与磷酸化不同的替代调控机制。然而迄今没有任何相关的研究工作被报道。

宾夕法尼亚大学佩雷尔曼医学院的研究人员发现,瑜伽可能有助于减轻前列腺癌治疗的负面影响。

Vapiwala博士说:“人们已知瑜伽可以增强盆底肌肉,这可能能够解释为什么与对照组相比瑜伽组的得分没有下降。这也可能解释了瑜伽患者改善了尿功能的得分,而这也是本项试验的另一个重要发现。”

总体而言,两组的总体健康程度在增加,但瑜伽组比非瑜伽组增加的更快。

图片 1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瑜伽可以减轻前列腺癌患者放射治疗的副作用

该研究发表在放射肿瘤学(Radiation Oncology)刊物上。

本文由永利皇宫463发布于医疗帮助,转载请注明出处:美利坚合众国琢磨人士开掘睡觉开灯影响心脏康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